BIEPT1818

【庄季】LOVE应用实况-07

奔跑的蓝汐:

Warning:此系列车速注意,介意者慎入



PWP还债系列,估计9章完结,保证HE



前文見:01  02  03  04  05  06


---------------


07


季白糊里糊涂答应庄恕同居的提议,也不知道男人是不是预谋已久,竟能说搬就搬,当天藉著休假有空,只回去收拾了一下午,晚上就直接入住他家。


「我给你做烤鱼。」庄恕放好自己的行李,顺手拎了几个塑料袋走进厨房。


季白愣愣坐在沙发上看著男人开始忙碌做菜的身影,有点难以想像他们居然就这么开始同居生活。


明明当初说好互不干涉对方,可两年来却不知不觉被涉入许多,然而季白全然不觉得受到冒犯,反而渴望庄恕参与他的生活。


在同居的瞬间竟突然意识到自己爱上这个男人,仿佛是上天在跟他开玩笑似的。季白向来爱憎分明,按理说就算意识到自己喜欢庄恕也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可他心里明白庄恕总有一天得离开,庄恕会去和另一个女人共组家庭。


季白只能压下心中莫名涌现的奇异感觉,带著失落与喜悦交织而成的起伏,试图说服自己--至少此时此刻庄恕在他家、在他的厨房为他做晚餐,他可以擅自认为,庄恕现在只属于他。


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


「三儿,发什么愣?」


「啊?」忽然回过神来,庄恕就站在他面前,如沐春风的微笑就在他面前。


「吃晚饭了。」


「喔、喔。」


 


庄恕正式住进季白家的第一晚,不免俗得开瓶酒当作庆祝,庄恕正好从日本带了瓶清酒回来,两人边吃晚餐边小酌,好不惬意。


这不是他们头一回待在一起过夜,却是第一次在实际关系上跨进一步,突然升级成为室友,季白说不清哪儿不同,无论庄恕本人怎么想,这对他而言都有另一层意义。


这感觉很新鲜,加之季白意识到自己心里对庄恕的情感,酒酣耳热之际不免热情了些,不时拉著庄恕的手说长道短,久久不放。


两人挨著坐得近,他给庄恕倒不知第几杯清酒,微醺的手抖了一下,透明酒液满溢出来洒在庄恕袖口。


季白急促地说声抱歉,连忙抓起纸巾给庄恕擦拭,庄恕丝毫不介意衣服,他笑笑看著季白,不知为何俯下脑袋就要去吻他。


季白突然一惊,或许是喝了些酒反应较为迟钝,猛然退后的动作大了些,差点儿向后摔个四仰八叉,幸好庄恕反射性攥住人,季白没摔著,但手肘还是在桌上重重磕了一下。


「嘶——」青年皱起眉,俊朗的五官拧成一团,眼角硬是被逼出一滴生理泪液。


庄恕连忙摀著人的手揉轻揉,心疼地问:「撞得怎么样?我瞧瞧。」


「......没事。」


「磕这么大力明天该要瘀青了,不行,得给你冰敷。」


「欸,不用啦!」季白拉住男人衣角,不给他去:「哪儿这么娇贵,一会就没事了。」


「这不是娇不娇贵的问题,是我心不心疼的问题。」


季白被庄恕突如其来的柔情堵得回不上话,只能讷讷地放开庄恕,让人去拿冰块来给他敷手肘。


「抱歉,我刚才是一时冲动,你别介意。」庄恕细心用毛巾包起冰块替他冰敷。


季白其实并不怪庄恕,作为刑警习惯对周遭事物风吹草动敏感入微,但他也没料到庄恕会突然凑过来吻他,毕竟自己再三言明不能接吻,而庄恕一向颇为克制,虽然偶有犯规念头,却不曾真的逼迫过他。


「你......」庄恕看著他,眼神忽然带点玩味:「我有点很好奇,你究竟有没有接过吻?虽然不太可能没有,毕竟你之前交过女朋友......」


「没有。」


「嗯?」庄恕眼睛瞪得大大的,看著他像在看一只什么稀世动物。「你说什么?」


「我说我没接过吻。」


「都几十岁的人了还留著初吻?!」庄恕眼睛都快从眼眶里瞪出来了,全然无法想像季白这样放得开又与自己维持身体关系的人居然还保留著初吻。「真的假的?」


「骗你有什么好处?」


庄恕盯著人,稍稍靠近了点:「不然......和我试试如何?」


季白向后退了退,瞪大眼睛摇著脑袋:「不要!这样我不是亏了!」


「试试嘛!」庄恕玩心大起把人圈在椅子上,唇角勾起一抹诱人的笑,一张俊脸朝他越靠越近。


季白被圈著动弹不得,怕庄恕是来真的,他退到不能再退,后背已经紧紧贴在椅板上,季白恼了骂人:「庄恕!你、你再闹就滚回自己家去!」


男人哼了声,眼底似乎闪过一丝黯淡的光。「开个玩笑而已,你这么较真干嘛?」庄恕温和笑笑,回到自己位子上坐好。


 


气氛顿时变得尴尬,季白感到有些焦躁。


事到如今他并非真想拒绝庄恕,只是长久以来养成的习惯让他反射地拒绝,这追溯到幼时他曾想学爷爷那样亲吻奶奶,结果小孩儿自然被拒了,只亲到了脸颊。


当时爷爷告诉他,这是只能和世界上最珍爱的另一半做的动作,如果有一天他遇上想要跟他携手一生的女孩,就能亲吻她的嘴唇。


他一直相信这是个别具意义的行为,懵懵懂懂交上第一个女朋友时,他认为自己还不够喜欢她到可以付出这一吻。第二任女友时,女方早和别人有了初吻,这让他的价值观第一回受到冲击。


他不是什么生理或心理洁癖,就算情人曾与他人上过床,那也都是过去式,身体需求你情我愿,没什么好执著的,可就是接吻这事令他不由自主耿耿于怀,他曾想过或许是自己想法过于偏激,但一年耽搁一年,他倒觉得这问题成了一种心病似的。


压抑太久反而难以面对,他想过自己如果和庄恕接吻会发生什么,如果那样,他可能就真的再也没法放下庄恕——至少无法保有此刻这份说断就断的潇洒。


 


日子总是过得飞快,医生和警察工作忙碌,说是同居,但生活倒也不那么常有交集,大部分时候他们见到的多是彼此的睡颜。不过毕竟是住在一个屋簷下,庄恕把家里打理得整齐有序,比起季白自己一人时不知干净了多少。


不知不觉他俩已同居将近一个月,季白本来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直到两人都休假在家的某日,季白终于发现不对劲之处。


庄恕从搬过来之后再没碰过他,原是一见面就干柴烈火可以烧了房子似的热情,怎么此时反而犹如老僧入定,连一点温存话语都吝啬得可以。


一旦季白意识到这点,心情忽然变得焦躁起来,他看不明白庄恕在想什么,更不知道他门间究竟出了什么问题。


难道是上回他拒绝庄恕的亲吻?


不、不,他在那之前也拒绝过许多次,可庄恕从未出现这样奇怪态度。


季白悄悄往庄恕方向望了一眼,男人正聚精会神坐在书桌前使用笔记本电脑,季白默默蹭到他身边去,靠坐在桌边,屁股故意擦过他的手背。没想到庄恕若无其事将手抽离,滑著椅子转过身去书柜里捞书。


季白有些恼,这回蹭过去直接一屁股跨坐到庄恕腿上,看人还怎么闪躲。


只见庄医生愣了愣,一把扶住人的腰问:「三儿,怎么啦?」


「没事,无聊。」季白故意在他腿上磨了磨,不知为何,许久没如此亲近庄恕,心底忽然莫名搔痒。庄恕扶在他腰后的大手有些热,季白不由得暗暗享受暖人的抚触。


许久未和心上人亲热,一旦缩短彼此距离,心跳便难以控制地加速,下腹也不明所以涌起一股燥热。季白心中一颤,不由自主想朝庄恕靠近些,试图勾起他许久未有的欲念。没承想庄恕扶著他腰的手轻轻一推,将他从那双大长腿上推开。


「为什么推开我?」


「查资料呢!你挡我的路。」


季白愣了愣,没想到自己都蹭到庄恕身上他居然不为所动,难得主动却碰了软钉子,也不知庄恕是无心还是有意,转身回到桌前继续敲著键盘,季白被晾在一旁,灰头土脸感觉有些受挫。


他不发一语回到卧室,满腹不知是欲是怒的火都快淹上了喉咙,只能带著愤慨心情把自己闷进被窝里生气。


当庄恕回到房里时,季白已经沉沉睡去,窝在棉被里发出浅浅鼾声。但他睡得并不安稳,像是有心事似的,连在梦里都紧锁著眉头。


庄恕不愁反笑,摸著季白的脑袋轻声道:「爷爷说的没错,对你这小没良心的就是得装作视而不见才行。」


 


─TBC─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走过路过别错过一个目录
                     ლ(╹ε╹ლ)    


====我是可爱的分隔线====

爷爷!!您这是要搞事情啊爷爷!!! 

报告一下近况,最近在装修新家,所以,会更新得慢点~
请不要吝啬你们的红心小蓝手!
至于有小伙伴问到打赏,基于各种我觉得写同人只是图个自己开心等各种心理问题,所以就不开那功能啦~
比起打赏,其实我更喜欢你们的评论!
爱我就用评论砸我就行!么么哒~



今天也在努力地扫文推文呀:

给大家一个福利TUT偶然间发现的
放一个链接在评论区,通过此链接可以打开挂了许久的袖底
这样的话很多楼诚pwp就可以看了(你
拜托求扩散!!造福人类啊朋友!!

【楼诚】楼诚三周年一个文单

今天也在努力地扫文推文呀:

庆祝楼诚三周年而整理的文单,给新入坑的朋友导盲以及给老朋友们温习


三周年快乐!


收录那些经典的楼诚文、楼诚作者(不含衍生),没事来走个心呀找回初心?


PS:不收录任何争议较大的、被撕过的楼诚文


按作者整理,放到文单上的只是作者的一部分文,更多请进入作者主页。答应我,一定要进入作者主页看看。


部分作者被封号,文章从外站引了链接








恋爱脑与乌托邦


《江河万里》


《绝望的浪漫主义》


《江北之墟》




mockmockmock


《别日何易》


《如此夜》


《As You Like It》




Lantheo


《当以歌》




汤圆圆软绵绵(贺兰)


《桃李春风》




多少年恩爱匆匆葬送(后来我的生活还算理想)


《是生离更痛还是死别更难过》


谈一段成熟的恋爱是什么感受?




chloec


《许多年》




人间抽风客


《少年事》


《百年》


天行健





《殊途同归》




美人赠我糖葫芦(美人赠我蒙汗药)


《怜光满》


《宇宙中心爱情故事》


《心花》


天涯霜雪


何惜一行书


《故人长绝》


匆匆岁月多少年


芙蓉為裳


《故国三千里》




北歌南唱


《当时明月在》


《似是故人来》




清和润夏


《地平线下》




疏山问竹


《山河旧事》


江山涉水




特能苏


《悲观主义的浪漫》




蔚山沉没


《情人》


《零年》


孤独




柴临


《孤红》


隔山灯火


《严霜不杀》


《云开处》


方舟




云初


《十八相送》


《孔雀东南飞》




望春花


诗歌与芭蕾终将毁灭(共产主义毁了诗歌和芭蕾)


捉迷藏


受伤




一握灰


吞拆入腹




各种穿马路


《致俄尔普斯的十四行诗》


江月何年初照人




sssiy


《无题》


《应不识》


《皆非》




烟草一川


霜华


蝶恋花



不要吸(不要污)


梦魇


惊天八卦!新政府官员明楼和他的秘书阿诚有不为人知的地下情!




虫子


《世界以痛吻我》




别开枪是我一个正派人物


《大浪漫主义》




不羡归


“阿诚”


逻辑与糖




柳伯


《你好,梁同学》




我竟然这么帅


物质泛滥的今天,什么才能算真正的爱情?


错过一个喜欢自己的人是什么感觉?


喜欢一个不喜欢自己的人什么感觉?




继晷


《深宵冬·故国远》


《云间夏·少年行》


信如唔




旧事重提


《不朽》


初告白




autistic-RG


《夜巡》




mingliuju


《浪漫》




眉衡


《威风堂堂》


《戏文》




澄江一道扁舟子


《戏中戏中戏》


《总而言之》


半蝴蝶效应




简装书走肾版


《危险游戏》


《局中局》


《信息素》




der eisberg


《隆冬之城》


《鸣沙》




脑坑专用土


《杏林不种杏》


《雷雨欲出行》




中中级


檀木


桃树


柳枝


在月光里




蒜泥蛋黄酱


《重影计划》


《黄金劫》


《破局》




尚有婵


《杜鲁门主义》




汇丰银行231


霞光如栖


别来沧海事


旧事




谁道破愁须仗酒


《并辔》


我往矣


二十四节气篇


数字篇




青山有鹿


《明家七物》




虽然我动的少但是我吃的多啊


《红日》




夜鸦


养蛇


补瓷




锦小路


《三面夏娃》


《影帝日常》




Icarus


断章


有人从雨中来




笙歌慢


百年欢愉 Cien años de felicidad




梅酒梅


慈悲城




相顾以忘言


芦花深处


克氏外科学




荔欢


从前慢




Tante


《理想国》




兔子窝


《明家旧事》


《巴黎风雨》




彩可夫斯基


《一字无题处》




貂丁


一段相声


阿涛ckann


《长歌行》




小满


《我就是喜欢你同我一起建设社会主义的样子》


别日相逢




蔷薇的花园


电影系列之色戒


Mr&Mr Ming




倾海


餐桌上的流浪


养鹿




尘唐


明先生




聆泠_懒萌懒萌


《清茶与醇酒》


一根棉签


灵魂伴侣




Airy Day


《并著兰舟》


《似水流年》


《现世安稳》




谦金


《定南城》




惟扬Keane
《阿诚的十戒》


寒山一带伤心碧


《孤星》


《守卫者》




Aster


冬夜




迷鹿


《星空》


《金荷志》




雨柠


《三十年》


《方法论》




农家草莓铺


《心码》


永海




Maoer


《意志与梦想》




青卿


鸱吻与清水砼




RoxanneTse


《七百年后》


你的名字 我的姓氏


男孩像你




yanzhidao111


《江山风波恶》




Glitter Tears


《Promised Land》




假装不经意


江枫渔火对愁眠:楼诚在每一个夜晚(伪装者剧评,楼诚主)


爱情寓言:此情赋予东流兮(伪装者剧评,楼诚主)


箭在弦上:楼诚未被看见的爆发力(伪装者剧评,楼诚主)




发条包


情流感菌




毕业为重(晴晴)


食粮


光散落地方




夜绕千百回


《毒蛇与青瓷》




浪味仙侠


小冤家




你看我不到看我不到


阿司匹林




回回


明日




黄桃罐头


食味




便当当


演员的自我修养


Over the Rainbow




波妞Ponyo_w


第一人称


第二人称




谢荼


江山灯火




悟能师兄


枪火


没有火不会有烟




坂田氏推土机


花吐症


长野号








诶,恭喜我垂死挣扎成功,一晚上搞完了这个整理


好了我现在该去补作业然后补觉了


其实我漏掉了不少作者,然而我实在肝不动了,现在是凌晨5点实在太困了


有时间再补回来吧


其实本想每篇文章后面摘取几段放上来,但是碍于时间问题,没做到


所以有一个小小的请求


希望大家能在评论处评论一些自己喜欢的楼诚文中的选段,注明作者和出处


也算是一种形式的回忆初心了hhh

【楼诚AU】与你有关(22)

~小狸子~:

 【狸子全部文章的目录】


 


拖更是不对滴……预开车……


预祝大哥……祝您……别刹车


章副标题想不出……慢慢想……


=====================


 


明楼同汪曼春一刀两断的时候她还是个梳着马尾辫的小女生,辫稍在空气里画了一道泛着香味的曲线哭着跑走了。等再见面的时候,汪曼春长长的马尾辫在肩膀上铺成了一道栗色的海浪,还是扑人的香气,原本粉润的嘴唇上涂了大红色的唇膏。明楼看了她一眼之后就再也想不起来记忆里那个娇憨少女的模样,像是突然从天而降了一只手,把早已经情绪干涸泛黄的画面彻底撕了粉粉碎。


汪曼春对他说“师哥,别来无恙”时,她已经是小有名气的演员,上星的电视剧演了几部,电影资源也不错,来去都要保姆车接送。


实际上十年里他们见过两三面,共同熟人的聚会上远远一眼,明楼总是装得视力不佳,故意躲开对方热辣辣的目光。他不敢说自己绝对识人,可却知道从小被视若掌上明珠、骄傲如天鹅的汪小姐即使再心有不甘,也绝不会接二连三的死缠烂打,她有她的高傲和底线,再喜欢也不可能完全放弃尊严。


可偏偏她又出现了,没有口罩、墨镜和帽子等欲盖弥彰的明星标配,一身姜黄色的连衣裙,就那么美丽得明目张胆地出现在了明楼校园里,对他说“别来无恙”,选择性地遗忘了之前分开时的那么多不愉快。她笑得娇俏而宽容,故意做出释然的模样,宣告着自己对明楼的“无罪释放”。


这一笑,明楼反而确定了她的释然都是假象。她将明楼对她的放手不挽留视作罪大恶极,但由于某种鬼祟的自尊而仍然介怀那段感情。


十年已过,他们已经都不是彼时的彼此,她不再是不解风情的小姑娘,是电视机和大屏幕前风情万种的美人,透过摄像机肆无忌惮地展示着她与生俱来并被精心呵护的美貌,有数不胜数的男人对着她垂涎欲滴……她暗示着明楼一段新的开始,完全不顾及对方是否属于哪数不胜数的男人之一。


明楼不动声色地以一个儒雅的笑容掩饰了千分之一秒的怔忪,他表现得像一个感叹时光飞逝的故人,带着沉甸甸的情绪说“曼春,你好”。


汪曼春的身体微微靠了过来,明楼立刻明白了动作里的暗示,像是娱乐圈里每一处聚光灯下做给人看的友善亲密。明楼一向从善如流,他伸出手臂,轻轻拥抱了一下汪曼春,立即就被太过浓郁的玫瑰花香水味道包围了。


另一个当事人心里不大满意。


明楼太懂得分寸了,从认识他的那一天仿佛就能掌握好每一件事的尺度:钢琴弹得刚刚好,多一分轻佻做作,少一分寡淡无味;微笑的弧度刚刚好,刚好能触动心弦又不至于暧昧浮夸;拥抱的力度刚刚好,看似是久别重逢的发乎情,却止于一个刚好认识又不至于太熟悉暧昧的尺度……这些年汪曼春见过很多男人,因为她的显赫的身家星途坦荡很多,她不用利用男人却也挡不住男人们热辣的目光,明楼清清冷冷的礼貌成了众人中的异类。


她爱他骨子里冷冰冰的儒雅和不计代价的清高,那是与生俱来也是富足的生活滋养出来的。他的嘴最会说动人的情话,连瞳心里都能攥出烫人灵魂的温度,对视时总要担心他会在人心里烙下时光和死亡都没法磨灭的烙印。总有那么一瞬亦或是一生的错觉,是被他放心里疼爱的。汪曼春爱死他的分寸又恨死他的分寸,起码在面对她的屡屡暗示和挑逗时汪曼春不想他再守着那该死的分寸。


也许她就是爱他不爱她,汪曼春有些懊恼地想着。


起风了,乌云的云脚一下一下地轻抚着国槐树的枝梢。槐树开了花,空气里都是甜腻的味道,叶子稠了,碧绿色的浪一泓拥着一泓。


汪曼春说:“师哥,要下雨了,我们找个地方喝一杯。”在明楼稍微露出犹豫的空档里,她又补充说:“我提前打听过了,你今天下午没课也没会。”


原来是有备而来。


一周之前,明楼在一个私人聚会上见过汪曼春的堂兄,宴会的主人是明楼大学时候的恩师,现在临市的书记戴书记。


戴书记说:这位是你们汪秘书长,年轻有为,前途无量啊。


两双虚情假意的手握在一起的时候两张脸上也是虚情假意的笑。明楼不可能不认识汪家的千里驹汪千江,汪千江也不可能不认识十几岁时候还一起打网球的伙伴。


酒宴继续,戏也还要演下去,到了盥洗室的镜子前面,只有两个人两个影子时话就可以摊开来讲。表面上还是两个毫不相干的人,一个在对着镜子自言自语,一个专心于洗自己那双早已经一尘不染的手。


戴书记有心提拔自己的得意门生,为他铺一条通天的路。汪千江也是乘着戴书记这棵大树阴凉、并支撑起这个大树的根须之一。汪千江的夫人家世显赫,使得他三十出头仕途一帆风顺步步高升,是即使是戴书记也看中、愿意拉拢的对象。戴书记不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过节,他们自己却不能当什么都没发生。


汪千江将擦过手的毛巾丢开,转了转左手无名指上的婚戒。


“明楼,你知道的,”他薄薄的嘴唇发出的声音不大却很有说服力,“只有握在自己手里的刀你才有权利去决定他是自卫的武器还是杀人的凶器。仇恨这种东西除了痛苦之外并不会给任何人带来任何好处,忏悔也不名一文。”汪千江转过身离去的时候补充道:“而且,你觉得草原上的狮子会为了他吃掉的角马斑马而忏悔吗?”


汪千江大概自己也没意识到鼻音里那声几乎微不可闻的轻笑,但是明楼听到了。


他的听力突然变得极其敏锐,他听到汪千江软羊皮鞋底踩着嵌金丝理石地面的细碎响动,听到十几年前刺耳的刹车音和金属变形的撞击声,听到自己内心里现世安好、一切用来粉饰太平的浮华表象轰然坍塌,露出被镇压了太久的野兽,龙首豺身,血迹斑斑。


明楼消失了。


像是之前他出差的时候一样,多数时候是不会告诉阿诚他的去向,却是总会在回来的时候带上一件当地的小物件儿作为礼物来让阿诚猜他去了哪里。阿诚捧着一盒点心或是一页书签故意说上几个错误的地名,像是儿时故意念错几个字来让明楼纠正一样。


阿诚给他打过一次电话,明楼没接,过后又打了回来,阿诚在背景音里听到了一个地名,然后明楼平静的声音说:“不用担心,我去做一件事,一定准时回来。”


他说了一个日期,阿诚就真的不再担心,并且隐约间感觉到了明楼同以往的不寻常——具体哪里不一样,阿诚坐在图书馆里想了一整个下午,阳光从刺目的惨白变成了慵懒的橙红。


他骑着单车从校园里穿过,被两个同学院的男生拦下了,一个把住车头,另一个拖住车尾。他们已经成年,在象牙塔中还保持了一份活泼开朗的心性,对于一个出类拔萃又风趣合群的明诚,大抵没人会不喜欢。


男孩们的友谊往往在一些无关痛痒甚至稍显过激的玩笑里更加牢固。


把住车头的同学严肃地说:“我们中间出了叛徒。”


明诚晃了晃车把,笑嘻嘻用他们共同排过的话剧台词应付,道:“布哈林是叛徒?”


车尾同学探过头来提示:“你不知道威哥的女神?”


明诚松了车把,两只长腿叉开撑住单车。车头同学走过来大咧咧捞住他的肩膀。


“你可别告诉我你不知道?”


明诚知道“威哥女神”是谁。凭借着人类还是野兽时就有的那部分过于敏锐的直觉,隐隐预感到了答案可能导致的不适。他不怎么想听,扭扭车把想要走了。
车头车尾同学一同追了过来。


“汪曼春居然在赡州拍戏,还去了你大哥明教授他们学校。有人看到明教授同汪曼春说话,还上了同一辆车。没想到神通广大的明教授居然还认识汪曼春,也对,曼春姐姐是你们的同乡。”


明诚身体微微后倾才看清了几乎怼到他鼻子尖上的手机屏幕。像素不佳,又是远距离的偷拍,画质堪比街头小报刚入职的狗仔作品。女主角是现在风头正盛、虽然算不上一线但是资源也出奇好的谍战女王汪曼春,男主角只有一个模糊的侧影,但是已经足够阿诚看清楚是谁。


“你可从来没跟我们说过你大哥认识汪曼春,他俩是不是男女朋友啊?”


“‘一见短袖子,立刻想到白臂膀,立刻想到全裸体……’总不能男女说话你就替人家把孩子名字想好了。”


“我懂,明星嘛!恋爱总要藏着掖着。”


明诚语塞,故意翻了翻白眼给对方看。


“曼春姐姐笑得这么开心,她要是对我这么笑死也值了。”车头同学夸张地扶着胸口说。


“那你这命也够脆的……起开起开,我着急。”他分开挡在面前的两人,蹬着单车走了。


“说不定你要有个大明星大嫂了。”


“哎,你可得帮我要几张签名啊!”


明诚单车瞪得飞快,什么话都成了耳旁风。五分钟后觉得气结,一双长腿撑着立在路边喘气。两个捧着书本的女生路过,不免多看了他两眼。明诚心里想着那张“小报插图”,总觉得人人都在窃窃私语,人人都在议论着大明星大教授的绯闻。


毋庸置疑,汪曼春很出名;明楼作为一个教书育人的低调人民教师来说名声也不小,少部分因为年轻有为,大部分因为风度翩翩、相貌英俊,隔了半个城市名声依然不减,连带着明诚跟着有名了起来——许多女生找过明诚,希望通过他的门路听上一节明教授的课。


明诚绷着唇角,看向那两个女生,两个女生微微一怔,以书掩面在本子后面嬉笑着交头接耳,走过了明诚笑得更放肆了。


明诚想她们在说:他就是明楼的弟弟啊?他大哥在同汪曼春恋爱。


姑娘们在说:他是明诚,好多女生去话剧社就是为了看他,比台上看着更帅些……嘻嘻,他盯着我看呢。


 


明楼回家的那天深夜,楼区里的紫藤开的正盛,灯光掩映下一片蓝幽幽的花瀑一半垂在花架上,另一半铺在地上。


明楼踩着软绵绵的落花,微微仰着的目光望着楼上为数不多几扇还亮着的窗户之一——阿诚还在等着他,无论多晚,只要他说回家,阿诚一定会坐在客厅里亮着灯等他——他垂在身侧的修长的手指间夹着一只香烟,明楼很少吸它,大多数时候是任由它凭借着空气中的微薄氧气缓慢地燃烧着自己。


一线青烟袅袅,白色的烟灰积了一截,明楼手指轻轻动了动,那截烟灰终于不堪重负一般翻滚着跌落在了残花之中消失不见。


开门看到客厅里一片漆黑时,明楼愣了片刻,他喝了酒却还不至于数错自家的窗户。紧接着他听到房间深处尽量克制又略显仓促的细微响动,内心清明了几分——阿诚是开着灯等他的,直到听到了门口他拿钥匙的声音才匆匆关了灯跑进屋理去,如果明楼此刻去摸摸沙发上阿诚常把自己蜷成一团的角落,还能感受到他身体的温度。


明楼不动声色,乌沉沉的眸子与黑暗融成一片。他洗了澡换上睡衣,在阿诚卧室半掩的门前站住了脚步。


因为某种心理作祟,在半挑明关系后,明楼极少进入明诚的房间,尽管心意心知肚明,可阿诚房间里的点点滴滴还是会随时提醒他某些可以令人尴尬的事实:在搬进这个房间的时候阿诚还是个青涩害羞的高一孩子,他是生长在自己羽翼下的雏鸟,会在高兴的时候调皮地直呼自己“哥哥”。


这样原本甜美的记忆充斥在房间的每一个角落,随着他的“贪婪”变了质,他们的关系在恋人和亲人之间尴尬着。明楼想他们需要一件新的房子来填满新的故事,同时推开了房门。


床上侧卧向里的阿诚没有睡着,并且一直在留意自己的举动。明楼在他床边的椅子里坐了下来,听到阿诚柔软似羽毛的呼吸,想象着他紧闭着装睡的眼睛睫毛像是蝉翼一般不由自主轻轻颤抖——他装睡从来瞒不过明楼的眼睛。


明楼微微探过身去,混沌的酒气、温吞的烟味混合着他须后水和沐浴露的凛冽香气一同将明诚包裹了起来,几乎咬着明诚的耳根气音道:


“我知道你没睡。”


那具略显单薄的身体以不易被察觉的幅度轻轻瑟缩,几乎同时,一只宽大有力的手已经从睡衣和睡裤中间的空隙探了进去,准确覆在明诚腰侧紧实细腻的皮肤上,像是覆上了一块璞玉,触手是润泽的凉和软中藏着的韧。


明诚的身体一僵,被那只手手心的温度烫到了。他听到明楼轻轻的叹息一声,还来不及反应已经落入了一个固若牢笼的宽大怀抱。


 


 


=====================


阿诚:好生气哦,还是要保持围笑。


楼:???


 


 【狸子全部文章的目录】


 


 


 

【目录】此号楼诚文自整理

逸语成谶:

自己做了一个小目录


因个人原因,以后此号不会再发楼诚相关文章


没有被撕被骂被挂同志们放心,只是单纯的个人原因


很高兴和大家相遇,也很高兴我喜欢写的东西能被大家喜欢


文章按时间顺序排列,突然回首居然已是三年,也是从黑历史一路走来的纪念了~~~♥


16.03.11  【微虐怡情·一发完结】老照片


16.03.30  【我心里的明楼,是这样的】行者


17年上半年 苏州闲谈 01  苏州闲谈 02 (坑了)


17年至今 【现代】明楼和明诚的三次吃饭与一次上床/一日三餐 01  


【现代】明楼和明诚的三次吃饭与一次上床/一日三餐 02 


 【现代】明楼与明诚的三次吃饭和一次上床/一日三餐 03  


【现代】明楼和明诚的三次吃饭与一次上床/一日三餐 04  


【现代】明楼和明诚的三次吃饭与一次上床/一日三餐 04(下)  


【现代】明楼和明诚的三次吃饭与一次上床/一日三餐 05(完结) 


参与联文:【楼诚】旅人(FIN.)(联文真的很棒,特此表白歌友会的诸位)

目录-Q的所有目录链接(全)

目录-Q:

目录-Q的制作参与者: @山冈满月  @可乐  @Jerry  @村口大黄  @野生弯弯  @白糖糕  @慕似 ,排名不分先后,非常感谢!






用户名首字母为P的作者目录请走☞ 目录-P


用户名首字母为R的作者目录请走☞ 目录-R




======目录Q的分割线======




>QAQTAT<




>qcqcqc青瓷器(能起灵的橙子脑内有宇宙)<




>qianqi625<




>七玦<




>七七<




>七缺三<




>七夜谈<




>七月二十一<




>七月上<




>柒诃。<




>柒华<




>齐霏儿<




>齐三缄。<




>齐蕴藉<




>其琛<




>其中一咸鱼<




>祈临潭<




>淇奥<




>骑鲸<




>岂可修<




>契约封印卍<




>洽洽<




>千金难买我乐意<




>千年鱼<




>千袅y<




>千夜珀璃<




>千载一时<




>千钟酒<




>迁户口<




>牵牛<




>牵三百<




>牵着红线的木偶<




>谦金<




>浅滩急流<




>羌笛何须<




>強摘的果實不甜<




>墙头无语<




>蔷薇的花园<




>敲壳漫记<




>乔维_<




>乔伊anna<




>桥错<




>桥上<




>巧克力馅<




>鞘与绸<




>且歌<




>钦心<




>亲爱的陌生人(扛起99就跑真特么刺激)<




>秦不知所祁<




>秦葭莳<




>秦勒斯威夫特棒(千风_悠哉)<




>青城山下白素贞<




>青春又美丽<




>青瓷和蟒蟒<




>青瓷瓶里的水_<




>青措<




>青黛(茗泽有畔)<




>青何<




>青绿山水<




>青墨木未<




>青卿<




>青山白骨<




>青山如旧<




>青山为客<




>青山一道<




>青山有鹿<




>青山有洛<




>青衫<




>青衫薄<




>青衫沽酒<




>青衫岚舞<




>青丝花少<




>青思亦<




>青晓<




>青砖作尘<




>轻语·爱丽丝<




>倾城一抹青瓷色<




>倾海<




>清晨小乖<




>清池钏<




>清纯女教师虞澧(拯救世界的虞澧)<




>清辞予酒(十三朵海棠)<




>清歌一曲醉红尘(楼高摘星诚)<




>清和<




>清和润夏<




>清隳<




>清酒<




>清酒一谭°<




>清露馒头<




>清茗与你<




>清念<




>清桥<




>清琰<




>清意秋风<




>情感迟缓者(JIAJIARIA)<




>情丝绕<




>晴天和甜甜圈<




>请叫我旖旎<




>゛親ベ寶寶<




>穷蝉<




>茕孑<




>秋邊一雁聲<




>秋名山车神莴笋<




>秋云暗几重<




>囚鸟<




>曲歌如兮<




>曲水流觞<




>曲有误_<




>取名废阿宅<




>去年春恨<




>去皮南瓜<




>权仔<




>全凭自觉<




>群山<

青卿的LOFTER目录整合

青卿:

把我的主要作品都收集在这里了,方便查找。太零碎的(散文、日常、旧作、牢骚、有声……)就没放,大家随缘呗。




【中长篇】:


楼诚衍生环保主题:【凌李 · 一次别离】目录


楼诚建筑师AU:《鸱吻与清水砼》目录


楼诚衍生环保主题:杜方AU《一次重逢》目录


楼诚原著向:【楼诚】风雨山神庙1  2  3  4  5


 


【剧评】:


我的2015剧评之“最爱”——《红色》


我的2015剧评之“童话”——《琅琊榜》


我的2015剧评之“最遗憾与最沉迷”——《伪装者》




【楼诚知乎体节能环保系列】:


1.空调与通风篇:【知乎体】怕热的人和怕空调的人,怎样搭伙走过一生?


2.节电篇:【楼诚知乎体】LED灯适合家庭使用么?与节能灯的性价比谁更高?


3.节水篇:【楼诚知乎体】家用净水机的废水能重复利用吗?求节水方案!


4.绿色出行篇:【楼诚知乎体】如何选择最合适的通勤方式?


5.旧衣回收篇:【楼诚知乎体】北京哪里收旧衣服?


6.保温隔热隔音&公民社会责任篇:【楼诚知乎体】断桥铝窗好还是塑钢窗好,推拉还是平开好?


7.剩食篇:【楼诚知乎体】中秋节后吃不完的月饼怎么处理?


 


【杂乱的环保宣传文】:


【知乎体】如何开一场零废弃的会议


【凌李】院长,您的快递!(一次别离之2#小插画)


疯狂动物城之“垃圾乌托邦”


京东大鼓《两位“二次分拣员”》


我的半部瓶瓶罐罐史


【嘚瑟一下】我订的楼诚环保筷子送到家啦!


【环保宣传】三大招数,减少垃圾(双十一贺文?)


【凌李】一次性用品(一次别离之3#小插画)



【楼诚及衍生】12月完结连载

艾瑄:

新年快乐!


12月见证了一些名字的重新出现,不可谓不开怀。可以抱着新希望进入2018了。^^


可能是因为我最近这段日子生活得很有烟火气(?),感觉周围所有人都在忙着做年终总结和发18岁照片。其实每个月末我都在总结,到了年末继续做着月度整理反倒有一种欠点力度的感觉。偶尔会有一点点遗憾,没能在整理中表达我对喜欢的作者们的青睐(俗称卖安利)。事实上这份遗憾往往很快就会过去,因为我最一开始的时候抱有的设想就是类似无差别整理的。雷同于好演员愿意把“自己”隐藏在角色后面,我可能也希望“自己”能隐藏在我的整理后面,虽然这听起来有点莫名其妙的可笑和不合群。总之想想还是默默地在心里对钟爱的作者们说声抱歉,继续稳稳地月度整理。


于是为了让2017年的最后一份月度整理看起来隆重一点,除了上面这一车废话,我还做了一条奇妙时光隧道:


1月 | 2月 | 3月 | 4月 | 5月 | 6月 | 7月 | 8月 | 9月 | 10月 | 11月


集齐12条锦鲤可解锁充满楼诚爱的新一年!✨(bushi……


再次祝大家新的一年一切顺利,平平安安。


全系列其他整理请戳tag。








一、楼诚


【楼诚】大哥那方面怎么样?
作者:厚颜甜心
篇幅:正文6章


【楼诚】冬天就是要热牛奶,大围巾还有抱抱
作者:一碟儿咸盐
描述:现代AU
篇幅:三发完


【楼诚】凡世
作者:眉衡
篇幅:三发完


【楼诚】方法论
作者:雨柠
描述:现代AU
篇幅:正文30章


【楼诚】孤城
作者:一条狗
篇幅:正文20章


【楼诚】脉脉
作者:矷沐
篇幅:三发完


【楼诚】Non, je ne regrette rien.
作者:miyako
篇幅:全章已合并


【楼诚】山雨欲来风满楼
作者:司康饼和呆毛组
篇幅:三发完


【楼诚】遇见一只喵
作者:拿捏不住你七寸
描述:猫化AU
篇幅:正文6章




二、楼诚衍生


【蔺靖】不弃
作者:水沉曦
篇幅:正文16章


【蔺靖|楼诚】不死不休
作者:凌泫_找我先喊王太太
篇幅:正文5章


【凌李】故人已远情未休
作者:萌萌哒老干部
篇幅:正文37章+番外


【谭赵】归去来
作者:世另我
篇幅:正文99章


【荣霖|谭赵|凌李|杜方|彻璞】借东西的小人
作者:正所谓皮蛋以朽为生
篇幅:正文18章


【凌李|贺陈|庄赵】明氏公寓
作者:灰灰
篇幅:正文40节


【庄赵】仁合爱情故事
作者:馒头君_单身狗求别虐
篇幅:正文18章+番外2篇


【蔺靖】日月长
作者:昵称是个什么鬼
篇幅:正文18章


【凌李】我的竹马是学霸
作者:MW
篇幅:正文44章


【谭赵】我可与你相伴否?
作者:叫我一宝
描述:ABO
篇幅:正文34节


贺周】谢谢侬
作者:你看我不到看我不到
篇幅:正文51章


【庄季】英雄
作者:虎狼
描述:超人类设定
篇幅:正文11节


【洪季洪】最长一日
作者:苏垚垚
篇幅:正文20章






2018年有一个愿望是搞个事,具体等做出来再说吧。希望不用等太久。


新的一年,继续爱楼诚。❤


// 艾瑄整理列表

一个小目录

河梁:

最近发现好多新朋友在看我以前的篇目,这厢自己做了一个小目录。


把稍微能入眼的文章整理了一下,方便大家阅读。


算是非常低产的了,但希望能长长久久爱下去。


另外,不用叫太太,也不用叫您,被这么称呼非常惶恐了,叫我舟舟或是鹿鹿都可以,显得我非常年轻(不是


养娃系列(ABO设定,清水,多cp涉及)


前传:明长官说我们明家是不是明天就要破产了?


开始养娃:【楼诚】我们仍未知道那天推门的小姑娘叫什么名字


滚滚赞助的取名记【楼诚】明.二胖.秤砣.小黄鱼改名记(一发完结)


坑小舅妈:【杜方/楼诚】爸爸说有事请呼叫小舅妈


宝宝长大啦:【楼诚】喜欢捡东西是我们明家的传统


仅供参考的宝宝图:指路小刚几(取自网络,不妥删)


各家宝宝对比图:第一弹第二弹


谭赵:


【谭赵】选择恐惧症与纪念日


【谭赵】星空、赵启平和危险事物(上)


【谭赵】星空、赵启平和危险事物(下)


【谭赵】鸿影归


【谭赵/杜方/蔺靖/凌李】浮生六记 (片段点梗)


知乎体


【知乎体/谭赵】母胎单身二十多年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庄季/知乎体】爱上青梅竹马是什么感觉?


【黄曲】【知乎体】怎样确定自己真的爱上了一个人,而不是一时冲动?


【知乎体】【谭赵】恋人提分手该怎么办?(上)


【知乎体】【谭赵】为什么会有人因为爱而放弃恋人?(下)


【知乎体】【谭赵】为什么会有人因为爱而放弃恋人?(评论区)(番外)


早前好多写得特别烂的,答应我不要翻目录好嘛!


勉强可以看一看的几篇:


【蔺靖】美人灯


【蔺靖】珍珠记


【蔺靖】小雅·琬琰


【楼诚】与弟书


【楼诚】与兄书


【楼诚】一天


【楼诚】捕梦人(全)


【杜方/楼诚】皎皎(捕梦人番外)


【谭赵】旧梦记(一发完)


坑了的全CP喵化


【楼诚衍生全CP】喵--楔子(上)


【楼诚衍生全CP】喵--楔子(下)


【楼诚衍生全CP】喵(一)


【楼诚衍生全CP】喵(二)